Search
EN
学术活动
我院郑翔教授接受法治日报采访

酒后找代驾如何让人更放心

( 2022-03-22 ) 稿件来源: 法治日报法治经纬


  编者按
  随着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加上社会分工不断细化,“代经济”现象越来越普遍:代驾、代购、代吃饭、代跑腿……花样百出的代服务渗入人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不断创造需求和价值。但与此同时,一些灰黑“代经济”在地下悄然滋长,如代上课、代写论文、代孕、代体检等,这些代服务的背后往往暗藏着一条黑色产业链,对市场秩序和消费者合法权益构成威胁。
  从今天起,法治经纬版推出“代经济”系列调查报道,深入挖掘个性化代服务背后隐藏的各类风险,为解决新事物带来的新问题提供新思路。敬请关注。

  ● 代驾适应了市场发展,扩大了劳动力就业,成为众多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满足了人们多样化的出行需求,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目前,代驾行业日渐壮大,但确实还存在一些问题,尤其在市场监管方面,存在监管主体不明确、市场准入缺乏标准等,也没有全国性的代驾行业自律组织,不利于代驾行业的制度化管理和规范化发展
  ● 专家建议代驾行业依靠市场竞争解决本身存在的不规范问题;也可以通过代驾行业自律,制定准入、服务等行业标准,提升行业服务品质;还可以在行业自律基础上,由相关部门或地方进行立法调研,积累经验,制定符合代驾行业实际的法律规范,保障代驾行业健康和持续发展,满足人们出行安全需要
  □ 本报记者 陈磊

  “我现在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喝酒了吗?喝了叫代驾’。但十几年前,大家说的是‘喝酒了吗,喝了慢点开车’。”在某平台从事代驾服务6年多的程师傅这样描述他眼中的社会变化。
  在他看来,随着我国加大对醉酒驾驶行为的惩罚力度,人们对“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耳熟能详,叫代驾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
  根据e代驾发布的行业数据报告,2011年12月1日至2021年4月20日,我国代驾需求累计突破16亿人次,代驾使用人数突破1.5亿。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采访发现,代驾行业在取得长足发展的同时,也存在服务不规范等问题,如代驾坐地提价、代驾绕过平台直接接单等,甚至存在代驾司机接单途中偷盗车主财物的情况。
  受访专家认为,代驾行业随着市场需求而出现,满足了人们的驾驶服务需求,但由于代驾行业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存在服务不规范等问题在所难免,需要客观看待。建议代驾行业依靠市场竞争解决本身存在的不规范问题;也可以通过代驾行业自律,制定准入、服务等行业标准,提升行业服务品质;还可以在行业自律基础上,由相关部门或地方进行立法调研,积累经验,制定符合代驾行业实际的法律规范,保障代驾行业健康和持续发展,满足人们出行安全需要。


需求催生市场
融入群众生活


  近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时代花园中路附近,记者见到了在北京从事代驾的程师傅,他戴着眼镜,身穿一套代驾工装。
  今年35岁的程师傅在北京生活多年,因为一个偶然机会于2015年7月“一脚踩进”代驾行业。
  彼时,程师傅正在经营一家火疗店,经常有代驾从业人员来店消费,程师傅和他们聊天过程中发现,这个行业不仅时间自由,还能赚钱。他便想着空闲时多挣些钱贴补家用。后经朋友介绍,他兼职成为某代驾平台第一批代驾从业人员。
  交费用、接受培训、通过驾驶考试之后,拥有5年以上驾龄的程师傅开始通过平台接单。他清楚地记得,第一单业务是从北京市海淀区世纪金源购物中心到石原路,客人的座驾是一辆帕萨特。
  把客人安全送到目的地后,行程结束。“第一单,我挣了119元,在当时算挣得多的,心里特别高兴。”程师傅说。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程师傅只要晚上有空,就上线接单,每月能赚五六千元。再后来,火疗店生意越来越差加上房租上涨,他决定关掉店面,专职干代驾,一个月的收入随即升至1万多元,且不需要多少成本。干代驾时间长了,除了能挣钱之外,把客人安全送到家收获的感谢也让他很有成就感。
  2018年的一个冬夜,程师傅在东四环百子湾附近,接到一单到怀柔郊区的代驾服务。天气寒冷,他骑着电动车赶到约定地点,那是一家KTV的门口,客人是一位四五十岁的男子。
  程师傅依稀记得两人的对话。客人一见面就问道:“怀柔,去吗?”他回答说:“我来都来了,去呀。”客人说:“前面有两个代驾都不去。”他说:“我既然接单了,肯定给你送回去。”客人又问:“那你咋回来?”他说:“我们有办法回来。”
  程师傅告诉记者,他当时其实也不想去,夜里特别冷,六七十公里的路,骑电动车回程很远,但考虑到客人回家的心情,还是咬咬牙决定送客人。
  到达目的地后,客人的母亲正在家门口等着,拿出一瓶热饮料塞到他手里,告诉他要是回不了城里,就在她家住一晚。程师傅特别感动但执意要走,老太太说给他下一碗热面条,让他暖和之后再走。他想早点回家,就谢绝了。回程路上黑灯瞎火,他一个人按照导航骑着电动车,又冷又怕,好在半路遇到其他代驾人员拼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城里,再骑电动车回家,到家时已经快天亮了。
  回想起从业6年多的经历,程师傅记不清把多少位喝酒甚至醉酒的客人安全送回家,自己则多次遭遇电动车没电、偏远地方路难走等辛酸。
  陈师傅今年40多岁,自2017年开始在北京专职从事代驾服务,曾经在送一位醉酒客人时为保证其安全而报警。
  那是2019年夏天的一个凌晨,陈师傅从三里屯接单终点在亚运村的一位女客人,客人满身酒气,上车就昏昏睡去。到达导航地址,他发现这是一家底商门面,并不是住宅。
  陈师傅走下车隔着车窗喊了多次也没有叫醒她,“不能去推或者拍女客人,也不能丢下她”,考虑到客人安全,无奈之下,他只好联系平台,经平台指导报警求助,警方与客人家属取得联系,家属赶到现场之后,他才离开。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代驾人员称,既然从事代驾,把客人安全送到家是本分,也是毋庸置疑的职业操守。
  程师傅、陈师傅等代驾人员的背后,是我国规模庞大的代驾行业。
  根据e代驾发布的行业数据报告,2011年5月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将醉酒驾车行为纳入危险驾驶罪,追究驾驶人的刑事责任,自2011年12月1日至2021年4月20日,全国代驾需求累计突破16亿人次,代驾使用人数突破1.5亿。
  澳门所有游戏的网址大全教授郑翔认为,代驾就是当车主不能自行开车到达目的地时,由专业驾驶人员驾驶车主的车将其送至指定地点并收取一定费用的行为。从代驾出现的时间和发展规模来看,代驾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行业和产业。
  在郑翔看来,代驾本质上是一种驾驶服务,随着资本的介入,早期的个人化代驾服务已经逐渐过渡到依托代驾平台提供服务,实现驾驶服务的流程化、标准化。

  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正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穆之认为,代驾行业正是伴随醉驾入刑而快速发展起来的。
  在胡穆之看来,代驾一方面适应了市场发展,扩大了劳动力就业,成为众多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满足了人们多样化的出行需求,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代驾行业获得大量资金、资源的倾斜,利用信息和互联网平台,使代驾经营企业在经营规模、管理水平、人员素质、服务能力、安全保障等方面逐渐成熟。


处于发展初期
存不规范现象


  最近两三年,40多岁的陶林(化名)每周至少叫一次代驾。身为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高管,喝酒应酬已经成为他工作的一部分。
  3月11日那次,他在北京市北五环附近一家饭店应酬结束,已经是晚上11点。喝了小半斤白酒的他走出饭店后,在马路边拿出手机,在某平台上下单代驾,显示需等待20分钟。
  不一会儿,代驾人员骑着电动车赶过来,与他确认后把电动车折叠放进后备厢。待陶林在轿车后排坐好,代驾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开车出发。陶林回忆说:“我喝了酒上车就睡,到地方下车回家。”
  刚过去的虎年春节,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李雷(化名)就叫了3次代驾,3次都是因为同学聚会喝了酒。他之所以坚持在某代驾平台下单,是因为代驾方便、服务规范,“平台本身就有一个监督作用”。
  据陶林观察,他常用的平台对代驾要求比较严格,比如5年以上驾龄,还有岗前培训,代驾提供服务时都主动问好,有问题投诉时反馈也快。
  但陶林也遇到过两次不规范代驾服务。一次是202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他在北京市朝阳公园附近一家饭店吃饭,饭局结束后,他走出饭店准备在某平台下单代驾,几名等在饭店门口的代驾就围上来问是否需要代驾,还说不用等可以直接出发。没有多想,他与其中一名代驾谈好价格,由这名代驾开车送他回家。“我正常从那里回家差不多七八十元,那天我花了100多元。好在安全到家,如果出点问题,我还真找不到人。”陶林说,还有一次,他叫代驾到家之后,对方下车时让他多加50元费用,他愣了一下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毕竟他家的位置并不偏僻。
  家住天津市蓟州区的陈晓丹(化名)平均每月都要叫两三次代驾,他多数时候在某平台下单,遇到过几次不规范的情况。比如有一次,他在某平台下单代驾,结果来的代驾却穿着另一家平台的工作马甲,他想着反正都是代驾,也没有深究。
  陈晓丹告诉记者,他碰到比较多的问题是,不少代驾等在饭店、KTV门口,不通过平台接单,如果由这类代驾提供服务,一旦出现问题则无从找到有能力承担责任的主体。
  此外,据公开报道,代驾行业存在的问题还包括:有的代驾司机在接单途中偷盗车主财物;有的代驾司机在中途离开;甚至有司机酒后找代驾人员,结果对方竟然是也酒后驾车……
  近日,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盗窃案,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原来,徐某是一名代驾司机,于2021年8月18日接单送一车主前往目的地,结果发现车里面有一块银白色手表,遂将手表“顺走”。两天后车主发现手表不见后联系徐某追问其是否拿了车里的手表,徐某予以否认。次日车主报警。后经鉴定,被盗手表价值21680元。
  胡穆之认为,虽然经过多年发展,但代驾行业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也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予以规范,因此代驾服务中存在不规范现象实属正常;车主遇到这类问题,可以通过报警、向平台投诉等途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胡穆之看来,车主在寻找代驾时,应该具有风险意识,找正规代驾平台,尽量避免找私人代驾,同时与代驾签署相关协议,为自己设置较为安全的保障。
  郑翔认为,任何服务都会有服务人员个人原因造成的服务质量不高的问题,因此不能因为个别代驾人员的服务不规范而否定整个代驾行业。
  河南省社科院副研究员王运慧提出,目前,代驾行业日渐壮大,但确实还存在一些问题,尤其在市场监管方面,存在监管主体不明确、市场准入缺乏标准等,也没有全国性的代驾行业自律组织,不利于代驾行业的制度化管理和规范化发展。


明确监管部门
探索监管立法


  自代驾兴起以来,对行业规范的探索就已开始。
  2011年12月,四川省成都市成立代驾服务行业协会,以提升行业服务质量、建立统一的服务流程。
  2014年4月,上海市道路运输行业协会驾驶服务专业委员会成立,以实施对代驾行业的指导,通过制定行业规则和行为标准,重点做好从业人员资格管理和安全质量方面的基础工作。
  2021年4月,《汽车代驾服务安全管理要求》团体标准开始实施,这是由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联合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协会共同发布的。据介绍,此标准将作为指导行业服务安全工作、规范汽车服务企业安全管控行为的指引,同时为汽车代驾服务过程的安全事故处置提供依据。
  在郑翔看来,作为代驾行业自律规范,《汽车代驾服务安全管理要求》的内容已经非常全面,规范了代驾机构应建立安全营运领导及管理组织机构、配置安全设备设施等基础资源保障、代驾员的教育培训、运营过程应达到安全营运条件等要求。
  “下一步可以进行立法调研,了解团体标准实施的情况和效果,也可以将各大代驾平台比较行之有效的具体措施上升到国家规范层面,还可以像规范网约车一样,先进行地方立法,通过地方立法积累经验,然后再制定国家层面的立法。”郑翔认为,此外,从明确行业主管部门的角度来说,代驾属于交通行业,应该归交通运输管理部门监管。
  郑翔提出,要保障代驾服务质量,一方面须提高代驾服务人员的准入门槛,培养合格的代驾人员,提高代驾人员的整体素质。例如采取加强技术考核、职业伦理考核和相关职业教育等措施;另一方面要规范服务人员行为,形成监督管理规范,例如通过消费者监督、平台自律和政府监督,明确服务双方和平台的法律责任。
  王运慧认为,推动代驾行业不断走向规范和完善,有必要对代驾行业明确行业主管部门并且在政策法规层面规范代驾行业。首先要在国家层面明确代驾主管部门,负责全面的管理及政策制定的工作;其次要建立全国统一的代驾行业协会,通过强化行业自律和完善行业内部管理提升行业服务品质。总之,要让代驾主体、监管主体和消费者都有法可依,推动代驾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在胡穆之看来,制定政策和法律规范耗时冗长、程序繁复,使得法律的滞后性凸显。因此,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特征新要求,可以由国家立法机关制定基本的法律原则,而具体落实反馈的细则和机制可以交由行业协会来制定与实施,以维护代驾市场规范化有序运转。
  “从维护市场秩序、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市场监管部门有职责对代驾行业进行监管。同时,行业自律监管也很重要,比如当前普遍通过网络平台方式提供代驾服务,这些网络平台应当在交通管理、市场管理等部门指导下,履行一线管理者的职责,对代驾人员实施监管和约束,如对代驾人员资质实施严格的审查,倡导代驾行业的标准化服务,使代驾行业趋于规范。”中国人民大学澳门所有游戏的网址大全副教授姚海放说。 

澳门所有游戏的网址大全-首頁!